忍者ブログ
從很遠的地方就能看到那座城堡。絢爛銀河映襯下的高聳黑色尖塔猶如利劍撕裂天空,於是紅色的血染紅了城堡的屋頂……
2017/10/18 (Wed)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0/04/04 (Sun)
冬雨
by yisaiya(6年前版本)
——————————————

天空覆着雨云,久久不散,阴沉灰暗的气息侵蚀着每间房屋,石砌墙壁好像能渗出水一般潮湿。显然,顶着灰色的天空行走在街巷间远没有在碧色蓝天下迎着太阳漫步让人来的安心舒畅,连续一星期阴雨不断、阳光被远远隔离开的日子特别容易让人心烦。不列颠群岛受地理位置影响本来就是个多雨多雾极少降雪的地方,一年到头至少三分之一的日子沉浸在阴云怀抱中,春夏秋三季或缠绵或狂暴的水分带来的是丰晓的预兆与清爽舒畅的空气,而冬季的雨……很冷清、很安静,好像苍天希望以连绵的水雾束缚时间,让这片古老的土地陪着某个人永远沉睡过去。

森林环绕的公馆是帝国皇室的一处秘密行宫,就算皇族贵戚偶尔来这里渡假,整座公馆里最多也没有超过20个人。现在这种无人光顾的季节,只有大约6、7个人进行日常维护、保卫工作——说无人光顾并不准确,因为有个人正在这里疗养,随行的医护人员也住在公馆里。
“一切生命功能都很稳定,只是没有任何苏醒迹象。”
尽管最好的技术修复了严重的创伤,但鲁鲁修一直不能从昏迷中苏醒过来。虽然医师团做了全面检查,但连经验最丰富的医生也无法给出一个确切的因由和解决办法。他的中枢神经系统并未受到任何冲击和伤害,没理由出现昏睡状态。人们只能满怀焦虑陷入也许毫无希望的等待中。
雨依然在下,淅淅沥沥落在玻璃窗上;;乌云密布的夜晚天空,好像苍穹女神再也无力支撑一般沉重地压在大地上;黑暗中的森里也失去了以往非凡的活力疲惫地垂下头,与府邸里的人一同沉默。台灯柔和的光辉好似到处飞散的蝴蝶鳞粉粘在房间内每件物品上,反射出薄薄的橙黄色彩,没有别的光源。监护仪液晶显示屏上明亮的荧光曲线波动不停。钟摆不慌不忙地左右摇摆,一长一短两只指针永恒不变地追逐着彼此的脚步——时间不停流失。
他坐在那儿。坐在他的床边面对他。低垂的眼帘好似半梦半醒,但目光又从未离开过那沉睡不醒的可人。柔软的黑发顺从地贴在脸侧,微光浮在长长地睫毛上轻巧地闪动,形状姣好的嘴唇因缺乏血色泛着珍珠光泽,就好像童话中被魔法囚禁在梦境中的公主:容颜动人、等待破解咒语的亲吻。虽然本国事务繁忙,但只要一有机会朱雀就会跨海越洋赶到这座公馆,悄然无声地走进房间坐到同样位置、同一张扶手椅上一动不动。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任凭时间流逝直到被提醒应该回去主持会议、谈判或者访问某国。偶尔护士走进来照料,他才起身走到门口。

“你打算一直这样下去?”
C.C.时不时打回来的电话里总会问到鲁鲁修。毕竟他们曾经有过一个以生命为代价的契约,而这份契约由于恶德皇帝并未丧生依然存在。
“还能怎么样呢?既然是我把他救了回来,就不可能放任不管。”
朱雀低沉又平静的声音掩饰不住透露出倦意的颤音——那不是身体上的疲惫,是沉重、无处发泄的精神负担。
“C.C.,难道你也不清楚他为什么昏迷不醒?”
“我又不是全知全能的神……医生都说伤口已经痊愈,其他生理指标正常,但就是醒不过来。你怪谁呢?我倒想你到C的世界去把那小子揪出来问问他到底要干嘛。”

空寂的走廊里,窗帘尚未放下,点亮的黄色灯光透过夜色映着雨滴、薄雾和不远处墨绿的树丛,充满质量、青涩潮湿的风缠绕着静立门外的人,朱雀不喜欢她亲昵的招呼方式,挥挥手无奈地叹口气。护士走了出来,向他欠身行礼后走过廊子转个弯不见了。朱雀反手关好门,慢慢踱步至床前,脱下外套搭在椅背上,自己则坐在床沿——今晚不会有人再来了,而明天是他难得的休假日,他可以好好陪着鲁鲁修,像过去那上百个夜晚……
“你是否在梦里恨我呢?”
他伸出手指轻轻梳理着他乌黑的头发,泛着浅淡的银光丝线一样顺滑的发丝衬着苍白的脸颊,指尖偶然碰到那有点冷的皮肤,于是受惊吓般缩回去。
“因为我违背了你的心愿,所以为了惩罚我才不肯醒来吗?”
哀伤的声音缓慢地荡漾开,和着时钟不停息的“咔嗒”声撞向房间四壁。他默默凝视鲁鲁修,企图从毫无表情的脸孔上看到一丝生动的牵动;注意到他衣领折了起来(一定是护士不小心弄的),他小心地整理平整,他希望鲁鲁修这时能突然挥手带着愤怒将他的胳膊挡开——可惜全是惘然。……曾经他坐在清冷的办公室里是什么样子呢?或是眉头微锁翻阅文件?或是单手支住额头沉思?又或是面对窗外风景发呆——他常常一个人,因为每个人都希望尽量远离残暴的皇帝。鲁鲁修为种种原因发怒的神情此刻回想起来是如此充满活力与激情(虽然当时看来可能有些生硬,甚至蛮不讲理),还有焦虑、忧愁、畏惧……朱雀忽然发觉原来鲁鲁修是如此感情丰富又脆弱的人,也许是他总挂在嘴角招牌式的邪恶微笑让人无意识地确信他真的冷酷无情,连朱雀都忘记了……他呼唤他名字时温和飘动的语气,目送他出任务时绛紫眼眸中闪过的忧虑,他握住他的手时传来的紊乱的脉搏,还有……为什么平时未加留意的细节现在却觉得格外清晰呢?平时过于注意他的表现而忽视了他的心情吗?朱雀轻微苦笑了一下,把回忆抛到一边起身走向窗子。沉重的窗帘后,玻璃窗借用屋外漆黑的背影映出屋内的身影。
“看见外面的雨了吗?”
他盯着外面跳跃不停的水珠小声说。
“抢救你的那个星期,也是连绵不断的雨天。”

时间又缓慢地爬过两个月,鲁鲁修的情况还是没有好转。朱雀被突然爆发的中东地区政局变化拖住,只得托付卡莲替他去探望了两次——特意嘱咐她带上每次朱雀都会送的黄色风信子。虽然卡莲非常乐意,但她尚有学业,在朱雀的思念与担忧面前,两三次汇报根本无法让他释怀。思量了许久,朱雀在C.C.顺路造访公馆之际询问她是否可以留下来。
“我知道这是个不情之请,但希望你能接受。”
“代你照顾他吗?”
她显得漫不经心的斜靠椅背,一只手不停把玩绿色长发。即使待在餐厅,还是能感觉出外面阴云密布,时断时续的小雨完全没有将天空让位于太阳的意思。老屋显得格外阴森,说不准从墙壁的哪条缝隙中就能钻出地狱妖魔似得。
“居然会拜托我?你知道我从来不伺候人的哟。”
C.C.微则一下头,对他提出的请求满不在意。
“当然……”他皱着眉头,“只要你能待着这里就行了……至少我就放心多了。”
“哦~~~原来我是给你看东西的呀~~”她略带恶意的笑笑,又马上换上一副严肃的面孔。“朱雀,我想医生也通知你了:鲁鲁修很可能永远也醒不过来了。等待他的恐怕只有慢慢衰弱至死……他的身体本来就弱,或许这个过程会快一点……你能忍受吗?忍受你的自私和欲望带来的这个后果。如果可能,他又会怎么想呢?”
朱雀没有回答,低头凝视着桌布上美丽的黑莲花刺绣。两个人都沉默下来……最后,C.C.没有让他等太久。
“好好珍惜吧。”随后她走了出去。

床头柜上差着一丛明黄色的风信子,厚实的翠绿色叶片中挺立着几只全盛的花球;向深沉夜色中伸展双臂的长窗;弥散在充满泥土气息的湿润空气里的清丽甜味;透过风,黑暗中沁人心脾的妩媚夜香飘进房间里,温柔地抚摸着曾经主宰世界的人。室内的窗户只打开了墙角边的两扇用来透气,朱雀捧着一打文件陷在窗下的扶手椅里——为了能更多的和鲁鲁修在一起,他将工作带在身边。不过现在,那打开的文件夹完全成了摆设,看的人似乎睡着了。
“嘀、嘀……”
仪器显示出规律的心跳,像是透过图像传递的生命的倾诉。沉湎于机械的催眠曲,灯火掩映中,雪白的床单先是移动了一下,然后顺着一个方向滑落到另一边,无声的脚步踏着从花瓣上荡漾开来的阳光慢慢移动到窗边。他关上雨水打湿的玻璃窗,松开天鹅绒窗帘小心地放下,又欠身跪在椅子边仔细观察着他那身陷睡眠的守护者。哪怕是自然魔力结晶的夜精灵,也定然会为此刻他嘴角迷人的微笑倾倒。昏黄散乱的灯光混乱了视线,而遥远的冥冥之音则模糊了意识……
“对不起”他悄声说,温暖的手指不只不觉间攀上他的手。轻薄的纸张在两人缠绕的指间一页一页乘着气流不停翻动,眼看扉页也要合上,他赶忙抓住页边避免那细微的震动惊醒他。夜已经很深,他站起来,想顺便抽出那叠文件,但一时心急触动了那个人的手——朱雀猛然醒来一把抓住他。
“鲁鲁修!”
文件落到地毯上,散乱了页码。而他伸出的手抓住的仅仅是一篇空洞的虚无。长窗依旧敞开着,能听得到外面持续不断的雨声又响亮起来,一点绿色荧光停在铜制扣锁上忽明忽暗地闪动不停。他离开窗前的椅子坐到床边,满脸怀疑地端详着他的皇帝——鲁鲁修没有动,床单纷繁的皱褶、平放身旁的手都没有半点移动的痕迹,根本没有!那么……只是他单纯的幻想太过真实吗?那诱惑的温和笑容、那略显冰凉的手指,还有那无声无息的脚步……他俯下身,在橙黄的灯光下温柔的轻吻上他的双唇——他的睡美人。
夜晚活动的生灵在窗外悄声交谈,为处在片刻宁静与永恒彼岸的两个人轻吟颂歌;只有妖精们的祝福回荡在幽暗无边的寂静夜晚中。
烦躁不安的情绪突然迸发出来,朱雀猛地一挥手扫到床头柜上的水晶玻璃花瓶,瓶子禁不住巨大的力量撞向墙壁,完整的形体瞬间变成了无数晶莹的碎片撒满橡木柜和床头,风信子花也零落到处,水滴好像破碎的花瓶的眼泪,和另一种东西——鲜红的、活生生的血液一起浸湿了地毯。
纱帘被风吹得脱了勾,轻飘飘地翻动着。一点点绿色荧光飞进屋子里停到依然睡着的苍白少年的衣领上。另一个人趴在床边无声地哭泣……

end
——————————————————
这文本来是6年前还在大学的时候写的Hellsing同人(那时候写文都是朋友间的交流甚至只是写着好玩给自己看,电子版早就丢了,要不是还留了一份打印的……)……今天心血来潮把人物和一些细节做了点改动就生生变成了R2同人……OTL,这是说明我写文从来都是通用套路么……

那个时代……写东西有意学习普鲁斯特,有位朋友说:写小说?一本追忆似水年华在手就够了。这话其实一点都不夸张,追忆的内容实在是太丰富了……特别是细腻的心里描写,和五光十色的形容、比喻、排比句……那是我大学时代最喜欢看的书之一。(中学时代是《基督山伯爵》,到现在也很喜欢)

说起写同人,到目前为止成文的只有封神演义(一篇)、Hellsing和code geass……不是说我这人萌的东西少,而是很多萌的……以我的水平我写不出同人OTL。我爱到现在的银英,因为一直是正剧派,所以连动写文的念头都没有过(我没勇气写番外或续章)。

中学时喜欢的人物排名是:杨提督、渚薰、普贤
大学时喜欢的人物排名是 :杨提督、Alucard/渚薰、普贤
现在…………………………我的心情相当复杂。提督是我心目中万年No.1,但是剩下的人再加上2GG和lulu……我要怎么算啊!!!而EVA的重置意味着我要再看一次渚薰的死亡!抱头!我喜欢的人TMD怎么就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怎么就没有?!!!天道不仁!!!!!

本来最后一句话我想改成很邪恶的结局……也就是再BE一下……但转念,又觉得那样对鲁鲁修太残忍了,他已经历尽痛苦和伤害,如果我连一篇6年前的还魂文都下这么狠的手,未免太shock了OTL(天音:意味着罗西和lost你会下狠手是么……………………)
至于我那个邪恶的想法……可以去看冰与火之歌第一部丹妮丽丝告别他丈夫时的那段。(找不到可以来问我,如果不怕被shock,逃~~~~)没错,那是我本来的想法=。=||||||||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word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OME 7  6  5  4  3  2  1 
Admin / Write
物种属性
食腐动物 各种不靠谱
HN:
yisaiya
性別:
女性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date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