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從很遠的地方就能看到那座城堡。絢爛銀河映襯下的高聳黑色尖塔猶如利劍撕裂天空,於是紅色的血染紅了城堡的屋頂……
2017/10/18 (Wed)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0/07/09 (Fri)
Code Geass R2 同人小说

——————————————————————————————

Lost

by yisaiya



清晨7点半,和衣而眠的朱雀接到舰桥急电时,梦中窈窕曼妙的身影正要扑到他怀里。整理衣装和乱蓬蓬的头发的几分钟里,他试图回想起那个人的面孔——开满鲜花的大地、双腿修长、盈盈一握的细腰、张开双臂……视线马上要抬升到脸庞的高度,结果短促干瘪的敲门声再次打断了他的思路。


埃林•科布瑞是是鲁鲁修指派给朱雀的政治顾问,充裕物质生活和良好的养生之道让他看起来完全不像一位古稀老人,只有稀疏的霜发仿若他60年政治生涯风雨飘摇的佐证。老人很少跟随在他身边,也不在朝堂出现,当朱雀和鲁鲁修起冲突他会及时扮演起化解者的角色,缓和君臣间的队里——当然主要是从朱雀一方,他必须说服他支持皇帝的构想和决定。空闲时,埃林爵士会教给他一些铜官僚系统打交道的技巧、以及有关统御术的知识。此刻他陪同朱雀一路穿过惊慌躁动的人群走上舰桥,直到显示作战地图的指挥台前都在小声说着什么。朱雀默默地听,一言不发,眉头像一个中央隆起的小火山:抑郁、无可奈何的情绪持续不断地、小心地涌出山口,顺着山脊流到耳后看不到的地方——出于敬重,他没有在脸上表现出对老人的话感到些许气愤,他知道这位老师的建议是正确的,然而他内心并不认同那种等级化的做法。民众总认为身居高位者可以为所欲为,但实际情况却正正相反,更高的地位伴随着更多的限制,且不说行为举止,连遣词造句都容不得半分差错,鲁鲁修安排政治顾问给他的目的大半在此。所幸朱雀有足够觉悟又擅长隐忍不发,把反抗情绪尽数压制在内心的容器里。只不过他本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些躁动的不满会慢慢转变成将憎恨和怒气指向另一个人的养分……
离指挥台剩五步时,科布瑞爵士停下脚步转身退出舰桥,忙于筹划对策的指挥官们也发现了朱雀,纷纷立正行礼。
“具体情况是什么情况?谁来解释一下为什么我军会落入如此难堪的局面?”
朱雀阴沉的目光扫过列席同僚。他们几乎都僵硬着身体不敢出声,周围嘈杂声的分贝似乎也突然降低了,紧张恐惧的气氛充斥着整个空间。
“这个问题很难吗?”见战术分析互相使眼色又不敢说话,朱雀毫不客气地讽刺道,随即将怀着敬意的目光转向身旁的格拉斯顿上将。老将军会意地点下头,命令自己的副官述说战况。
(这里就跟现实中的地理没关系了!)由塔卡鲁家族控制的底特律地区,地形是东向西落差200米的缓坡,休伦湖、圣克莱尔湖和伊利湖纵向位于地理至高带上。几百年来每至汛期,泛滥的湖水就会蔓布在小平原上形成季节性湿地,湖水带来上游的淤泥不断滋养土地,慢慢发展成绩优质的农田。百年前为了能够长期稳定地开发这片沃土,地方贵族在湖边建筑了坚固的防洪堤坝,并改造水道人为终止了自然循环。由于不再有水患,居民和开发者便放心构筑起工厂和城市,现在更成为了汽车工业中心及内陆港口。然而新的问题随着时间推移变得越来越危险,随着淤泥的积累,圣克莱尔湖湖底逐渐抬高形成新的隐患——湖面与城市平均海拔差距过大。正是这种隐患制造出当前的灾难。
面对第四军团压倒性优势,歇斯底里的贵族军不计后果地在圣克莱尔拦湖堤坝上炸开一条长达一公里的缺口,倾覆的湖水瞬间淹没了整座城市。双方地面部队全部陷于瘫痪状态;躲在地下防空洞的平民被迫转移到建筑高层上,而一些城市设施和部分老旧建筑被冲毁则让局面变得愈发混乱。
“战前没有计算这种可能吗?”
“完全考虑到了,也派出特别分队负责占领大坝,但……被敌方抢先……而且由于地方的干扰,救援部队难以展开行动。”
“受困洪水中的平民呢?”
“敌军利用我方不以牺牲平民为获胜代价的战前原则,从暗处偷袭战斗和救援部队,为避免造成大量无辜非战斗人员伤亡,将军刚刚下令全体部队暂时撤出战斗区待命。”
副官回答完,空气中掠过一阵短暂的沉默。
“那么……现在诸位作何感想?”朱雀不紧不慢地开口道,“是叛军比我方的更有智谋,还是依仗凌驾敌方的实力,诸位就自信满满大意轻敌了?我此刻无意追究责任叛军虽为困兽,但正因身陷绝境才会不顾一切疯狂挣扎。被落入陷阱的猎物所伤,猎人的动作未免太难看了。”轻轻跳动的语气像燃烧的玄冰,寒冷的火焰乘着声音漫延开去。指挥台周围训练有素的军官们看似镇定,实则大部分早已一身冷汗浸透了衣衫。
“营救受困部队和组织反击的计划制定好了吗?希望诸位不会再辜负皇帝陛下的期待。”
几个下级军官禁不住紧张地微微挺直背脊。皇帝虽然开明亲民,但严厉程度不输先王。
“是……是的!预备部队已于20分钟前全速赶赴主战区,部分指挥方阵的空战Knighimare一同调往前线支援救援。根据目前获得的情报,贵族们有北撤的征兆,预测撤退路线在迂回部队战区内。”
“增兵逼迫贵族方面后撤随不失为解除底特律困境的方法,但消弱大本营防守力量没问题吗?叛军趁机偷袭的可能呢?”
“您的担忧就是战局发展方向。”格拉斯顿说道,“根据前线描述,底特律战斗中地方投入的军力远远少于战前情报处调查报告中的数量,主力大约1/3的空战型Knighimare不知所踪。水淹城区的作战,其目的很可能是为了最大发挥这部分埋伏在某处的战力。贵族们想必认为我军受到意外打击后会率先将后备部队投入营救平民,对他们则采取包围僵持的策略——出征前皇帝陛下的演说主旨既是解放被贵族压榨迫害的底层民众,我军若不能实现这个目标,陛下的威信会因此大打折扣。力量差距悬殊、资源有限的情况下,直取我军指挥系统或为营救制造麻烦进一步要挟退兵,对贵族们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所以故意放松大本营戒备引叛军注意力,让市民从威胁中解放出来吗。”
“是的。”
“您对这个战术如此有信心,看来本阵剩余的兵力有能力保护指挥中枢了?”
“这种自信完全来源于阁下您。出于对陛下安全的考虑,阁下和杰雷米亚卿随军出征的安排只有几个人知晓。您出现在舰桥上之前,包括我的副官在内,没人知道您会随行,甚至现在也只有旗舰的成员知晓。本阵防守力量薄弱的现状完全可以成为歼灭敌方有生力量的机会,您的力量将是我军的制胜王牌。”
听过老将军的陈述,朱雀低声念叨:
“连我都计算在内了啊……”
“未经您同意擅自决定之罪还请阁下暂且宽容,当前战局乃是不下失误所致,却烦劳您弥补,等战事平息之后……”
“不,格拉斯顿阁下。”朱雀用礼貌的手势打算他,“我衷心敬佩您以平民的安危为先的高贵品德,可以在战斗中贡献一己之力是我的荣幸。那么就按照您的计划实施吧。”
他僵硬的脸孔总算浮现了一丝笑容。

战局敌军果然如格拉斯顿上将的推测发展。两小时后,贵族军的识别信号出现在索敌雷达上,从大量空战型Knightmare出现的方位和配置看,贵族们妄图破坏第四军团指挥中枢的计划尽管过于张狂,但显然做足了功课,计划周密。这不似爱好美女和圈养大型猛兽的原伯爵塔卡鲁的作风——他是典型不会打仗又爱指手画脚的人。(“大概他很稀有地听取了某位谋士的建议吧?”上将的副官低声嘀咕着。)
贵族们满心欢喜以为唾手可得的胜利,在两军前锋尚未接触时就被一道白色闪电劈成两半。从惊讶中清醒过来的敌军短暂地团结起来试图用人海战术消灭白色死神,然而盲信迅速蜕变为恐惧,不出10分钟他们便完全确认了个人实力和机体性能的差距—— 一切进攻和防御如同散沙般崩溃了,叛军的王牌溃不成军。朱雀配合少量防守部队花费40分钟彻底击溃了敌人,漏跑的一两架考虑到可能另有埋伏,干脆放他们回去报信了。格拉斯顿上将向皇帝汇报战况之后,本阵转移至前方与大部队汇合准备下一阶段的战斗和援救工作。
护卫旗舰至前方,又协助救护部门解救平民直至能源耗尽的朱雀终于从驾驶舱出来时,发现塞西尔和罗伊德没有向往常一样围在lancelot旁问候,而是并排站在下方电脑前看着什么。
“罗伊德先生,塞西尔小姐,发生什么事吗?”朱雀本能地询问。
“……朱雀君……”回答的是塞西尔,声音异常僵硬。她回过头望着他,苍白的脸色上浮现出恐怖与不祥的征兆。
“陛下他……”

布列塔尼亚全境,甚至世界上每个角落都看到了。通过网络、通过家用电视、通过在广场上放送的超大屏幕,每个人都看到布列塔尼亚帝国第99代皇帝坐在那里,端着与鲜血同色的酒杯,在一片悲鸣与枪声中像魔鬼一样洋洋得意。

tbc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word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OME 12  11  10  9  8  7  6 
Admin / Write
物种属性
食腐动物 各种不靠谱
HN:
yisaiya
性別:
女性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date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